|
|
|
|
|
您当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页 > 本地历史 > 匪首落网记

匪首落网记

关键词:解放初期仁怀剿匪工作    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关机构: 根据父亲口述整理而成
  • 电 话:13668500565
  • 网 址:1722932643
  • 感谢 sid62064212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
  • 点击率:711

   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路  

1949年11月27日,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兵团28师,占领仁怀县,第10军政治部副主任李文进,组织本地进步人士,建立了“仁怀县人民临时办事处”,仁怀县城解放。12月21日,中共遵义地委派遣干部组成的独立大队,全面接管仁怀县。22日,改“仁怀县人民临时办事处”为“仁怀县人民办事处”,并逐步在具备条件的乡镇设立“办事分处”

1950年1月20日,召开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,选举县长、副县长,成立仁怀县人民政府,标志仁怀县全境解放。

国民党反动派不甘心自己在政治上、军事上的失败,纠集旧政府中的顽固分子、县境内的匪帮等残余势力,妄图将新生的仁怀县人民政权扼杀在摇篮里,借此建立反共根据地,成立了“仁怀县反共救国委员会”,各乡镇组建“反共委员会”。第五行政区(遵义)专员卢杰逃窜仁怀后,又成立了“川黔边区反共救国军”,自己任总司令。县境内各乡镇分布着十几个土匪窝点,规模不一,大小不等,每个窝点都有一名或多名匪首,其中茅台镇的匪首黄文英,黎民乡的匪首柯玉寿,三合乡的匪首蔡维新、蔡明强等,长期流窜于贵州与四川之间,相互勾结,藏匿山野,负隅顽抗,打家劫舍,危害一方,与人民为敌。4月,在三合乡还成立了以匪首为县长、副县长的伪“仁怀县政府”,企图与人民政府分庭抗礼。解放初期的仁怀县境内可谓是烽烟四起,匪患猖獗。

为了巩固人民政权,还人民一片宁静的天空,1951年初,根据党中央和政务院的指示,仁怀县政府组织开展了轰轰烈烈的“镇压反革命运动”,主要针对的就是土匪、恶霸、反动党团骨干和反动会道门头目等五个方面的反革命分子。

其实,在仁怀县人民政府成立之初,剿匪工作已提上议事日程。解放军第16军46师139团,根据上级的命令,于1950年2月10日,从四川返回贵州,驻扎仁怀,主要完成剿匪任务;以独立大队,各乡镇逐步组建起来的民兵队伍为基本力量,人民群众积极参与。通过近一年的围剿,到1950年12月,县境内几股主要土匪基本歼灭,卢杰、周天一、蔡维新、蔡明强、柯玉寿等匪首潜逃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仁怀县,地处黔北、川南交界,系大娄山脉西段,赤水河是四川省与贵州省的分界河,由于山高林密,沟壑遍野,为土匪残余势力的藏匿创造了天然条件,也给解放军的剿匪工作带来了不少困难。

匪患不除,民无宁日。借着党中央与政务院指示的东风,仁怀县提出了“三年净化治安,一个土匪不留”的镇压反革命运动的口号。1951年1月8日至20日,县境内实行全面戒严,数千民兵在大小交通要口、关隘,设卡放哨,盘查询问,十多万人民群众积极配合,根据群众提供的情报,解放军上山清剿,入洞捉匪。到1月21日戒严令解除时,共有100余名匪首、头目,先后抓捕归案,取得镇压反革命运动以来的重大胜利。但仍有少数匪首在逃。

1953年入冬,仁怀县武装部治安科的路参谋,从习水追剿匪首刚回来,又接到匪首柯玉寿出现的情报,马不停蹄地与一名警卫营(独立大队改编为警卫营)的战士赶往黎民乡,与先期到达的剿匪部队会合。黎民乡公所住下,几日过去,情况平静如常,狡猾的匪首柯玉寿并未出现。这时,担任抓捕任务的县警卫营的战斗班,接到命令,次日清早,返回中枢镇执行其他任务。路参谋与警卫营的战士留下继续摸查情况,因为柯玉寿就是黎民乡本地人。

又过了两日,这天晚上,路参谋熄灯休息,午夜过后,有人急促地敲门,一名群众前来报告柯玉寿在今晚出现了。原来,曾经的匪帮耳目之前告知柯玉寿抓捕他的解放军就驻扎乡公所,前几日柯玉寿按兵不动,一直在山野里深藏着。解放军刚刚离开黎民乡,柯玉寿便知晓。这一次大摇大摆地从山上下来,想弄些吃的,看一看自家的房子。乡公所用的木板瓦房,是没收匪首柯玉寿家在黎民乡街上的住宅,也是当时黎民乡最漂亮的房子。

据了解,柯玉寿到老乡家要吃的,老乡给了一碗剩饭剩菜,还给了一小袋玉米面,吃完饭,柯玉寿拧着小半袋粮食,乘着夜色朝乡公所方向走去,在判断柯玉寿已经离开乡公所后,老乡才来报告。路参谋当即召集民兵,说明情况,决定连夜追击抓捕。

判明柯玉寿逃跑的方向是关键,关系到追击抓捕的成败。黎民乡,地处仁怀县东以北,与新场(金沙县)相邻,山高林密,坡陡难行。正在路参谋与民兵讨论朝哪个方向追击时?从北面传来了狗叫声。深更半夜,狗叫声,说明有夜行者的惊扰,当机立断,路参谋组织民兵向北面追击而去。

追击了几里地,来到一个山垭口,对半山坡上有一间独立的毛草屋,窗户里透出灯光,半夜山更,老乡没睡觉,仍在做事,不合常理。查明情况后,果然,柯玉寿到过这户老乡家,而且刚刚离开。原来柯玉寿途径此处,感到这一次自己下山没有被发现,到目前为此是安全的,顺道敲开老乡家门,威胁老乡给自己煮饭吃,并抢了老乡家仅剩的大半袋口粮。老乡正在为柯玉寿煮饭时,远处传来了狗叫声,看见移动的火把,柯玉寿知道是解放军与黎民乡的民兵追击过来了,带着两袋粮食仓皇逃向后山。

粮食,对深藏困山野的匪首来说有多重要,路参谋当然清楚,可以肯定,柯玉寿绝不会轻易放弃已到手的粮食。既然带着两袋粮食,至少也有三四十斤,柯玉寿跑不远,就在后山上藏匿。路参谋当即组织民兵,兵分两路,一路山下把守,两人一组,严守路口、关隘、缓冲地带等,防止柯玉寿继续逃窜;另一路在路参谋和警卫营的战士带领下,划分区域,严密搜索,向山顶推进。此山不大,只在山顶被茂密树木、荆棘藤蔓覆盖,好像在山头戴上了一顶绿色的帽子。

搜索到半山腰的一处悬崖边,民兵发现了悬崖下丢弃的小半袋粮食,崖顶,放着大半袋粮食。分明是柯玉寿留下的,难道柯玉寿已从此地逃走了?路参谋对情况进行分析。不可能,山下有民兵把守,并未发出报警,柯玉寿就算从悬崖上跳下去,也会有所响动、留下痕迹,看来狡猾的匪首企图用“调虎离山”的伎俩,逃避解放军与民兵对自己围剿,伺机逃窜。

此时,天边破晓。路参谋带领民兵继续向山顶搜索推进,在一处荆棘密布的石穴里,将匪首柯玉寿身擒,缴获手枪一支,子弹三十六发,美制匕首一把。当日,柯玉寿被押回县城,次日,转遵义军分区关押。

匪首柯玉寿落网,民心大快。

1954年夏,镇压“反革命运动”进入尾声。路参谋到仁怀三合乡走访群众,了解当地的治安情况。据老乡反映,本地匪首蔡明强潜藏在成都市。进一步了解情况后得知,三合乡的农民蔡老七到成都办事,在南市口与蔡明强巧遇。因两人是同族堂兄弟,蔡明强还请蔡老七吃饭,说自己在成都筑路部队食堂里当采买。

随即,路参谋将此重要情况向武装部领导做了详细汇报。武装部领导当机立断,决定由路参谋带队,警卫营抽调两名战士,带上三合乡的农民蔡老七,前往成都摸查核实情况,紧紧依靠成都筑路部队,如果找确认了是仁怀县匪首蔡明强本人,相机抓捕归案,押回遵义,接受人民的审判。

成都,西南地区主要中心城市,地处成都盆地,富庶繁华,人称“天府之国”。路参谋四人穿着便装来到成都,向西南公路局成都分局董局长做了详细汇报,董局长高度重视。此时,整个大西南刚刚解放,百废待兴,成都公路分局主要负责修建康藏公路(即今的川藏公路),这一年公路即将通车,可谓时间急,任务重,一线筑路任务主要由部队担任,同时需要大量的人力协助,服务保障人员多从地方招募。匪首蔡明强从仁怀逃窜后,混入成都筑路部队里,是完全有可能的。

排查工作,迅速在成都公路分局内部秘密展开,针对各食堂保障人员,主要又以采买人员为重点。问题的关键在于即使确定了匪首嫌疑人员,如何确认蔡明强本人的身份就成为关键问题。此时,三合乡农民蔡老七便能发挥关键作用,这也正是带着蔡老七到成都来的主要目的。路参谋带着蔡蔡老七秘密蹲守,公路局做了周密的安排与配合,逐一对嫌疑人进行排查,秘密指认了匪首蔡明强本人。事情有了眉目,蔡老七要求提前返回仁怀,不与蔡明强本人见面,防止日后不便,或遭报复。路参谋理解蔡老七的苦衷,为蔡老七买了返程车票,提前送走。

很快,成都公路分局以领导找蔡明强有事为由,将其诱骗到办公实施了抓捕,并从其住所里收出美制匕首一把。原来蔡明强从仁怀逃窜后,化名“邱正宇”混入成都筑路部队,成为食堂采买,人称“邱司务长”,潜藏的“邱司务长”怎么想不到自己的匪首身份已被识破,只好认罪伏法。

在成都公路局办完交接手续后,路参谋一行人,将蔡明强押回遵义。

1955年初,柯玉寿、蔡明强在仁怀县中枢镇接受公审判决,因罪大恶极,执行枪决。

1955年底,在我党强有力的政治攻势,强大的解放军围剿力量打击下,整个遵义地区的剿匪工作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,匪患基本消除,人民安居乐业。但仍有少数匪首未被抓捕归案。

遵义县的毛承志、毛正道就属未被抓获匪首父子。路参谋被抽调到遵义军分区,参加围剿匪首毛氏父子的战斗。毛氏父子系遵义县西坪镇人,一直隐藏本地,行踪诡秘。抓捕的主要难点在于“包庇户”(当时对知道匪首情况,又不愿告知剿匪部队的农户的称谓)不愿为解放军提供匪首藏身地的情报。于是围剿部队深入发动群众,做耐心细致的思想发动工作。群众的思想觉悟提高了,主动揭发匪首毛氏父子就隐藏在大山深处的一个山洞里,时常到各村寨里买粮食,还给帮助自己卖粮食的农户不少钱财。剿匪小分队立即出发,群众做向导,很快就将山与山洞包围起来。山洞抓捕历来易守难攻。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,围剿小分队采用了喊话瓦解、政策攻心为主,火力打击为辅的战术,希望将匪首毛氏父子逼出山洞就擒。

僵持了两日,山洞里既无回话,也不还击,好像没有人一般死寂。小分队决定冒险入洞抓捕,当小分队进入洞穴后,发现两具早已腐烂的尸体躺在各自的床上,一张床边留下一把手枪。据曾给毛氏父子送过粮食的村民辨认,确认就是毛氏父子的尸体。

在人民群众积极参与,军事打击相结合的强大剿匪攻势面前,毛氏父子逐渐失去了往昔的势力与起码的生活供给,毛承志应该是饿死在山洞里,毛正道在走投无路,绝望至极的情况下,开枪自毙。

曾经祸害一方,与人民为敌的匪首父子,落得如此可悲的下场。

 

 

(故事中的路参谋是作者的父亲,现年90岁,离休在家。《匪首落网记》一文,是根据父亲的口述整理而成。建国70周年之际,借此文对解放贵州峥嵘岁月的缅怀,参与贵州剿匪英烈的祭奠。文中蔡老七是化名。2019年7月8日于贵阳整理)

赞助商提供的广告
纠错信息:(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)
纠错信息:
感谢您的参与,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仁怀!
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
标题:
验证码: (看不清?点击图片刷新)
电话:0851-22232377 22307177(广告洽谈) 传真:2000人QQ群:131253197 邮箱:gzrhzxw#126.com
地址:贵州仁怀时代广场正对面三楼 邮编:564500
Copyright © 2004-2019 贵州仟加网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城市中国
黔ICP备16006539号-5 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 电信业务审批[2009]字第548号函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